威尼斯网站

复旦44岁博士生猝死书桌前 已读5年2次延期

作者:罗洇侵    发布时间:2018-03-02 11:05:42    

  李开学倒在复旦北区宿舍的这张书桌前 李咏笛 摄   回家   心力交瘁的谢芳最终放弃了法医鉴定,和复旦签订了善后协议   清明节这天,上海天色阴沉,李开学遗体在宝兴殡仪馆火化,包括浦兴祖和曹绪飞在内,20多个人来给他送行,没有追悼会,没有花圈,只有几束百合花和菊花   火化当天,校方替这个毕业前夕倒在书桌前的44岁博士生支付了尚未偿还完毕的中国银行助学贷款,拖欠的1000多元公寓管理费,并支付了李开学的家人5万元抚慰金   谢芳脱下为丈夫添喜的红毛衣,把丈夫的骨灰盒抱在胸前,坐上回襄樊老家的列车   4月8日一早,李开学的骨灰被安葬在他故乡的小山坡上   李开学的父母都在襄樊老家种地,谢芳说收入菲薄的李,一直觉得对父母内心有愧,但李年迈的父母毫不介意,反以这个博士儿子自豪于乡梓谢芳回忆,春节回老家时,他曾对双目失明的母亲说过一句话,“妈妈家里粮食还够吃一年吗我博士马上就可以毕业了,一年后安定下来,就可以回来老家接你们去享福了”   他们没料到,这个令他们最引以为豪的儿子,最后会以这种方式回到了这个故乡   谢芳经常会想像丈夫还坐在一边看书的样子,宽宽的背,一拍胸脯,咱宰相肚里能撑船,没关系的,没有咱过不去的事情   谢芳也会想起4年前,和丈夫共用的邮箱里,她发给读博不久的李开学的第一封邮件:我的老师,我的先生:如果心是近的,再远的路也是短的;如果开心是蜜做的,再苦的海水也是甜的;如果你收到我的祝福了,愿你事业有成,你的学生,你的夫人   去世前的元宵节夜里,李开学发给妻子的最后一个短信是:“月圆了,亲爱的,我们的梦也会圆的”   李开学的一生   1964年,李开学出生于湖北襄樊襄阳县农村;   1979年,考入襄阳师范;   1981年,任教于当地一所中学,一年后调镇印刷厂工作,历任校对、业务科长和办公室主任;   1997年,通过十余年的自学,拿到湖北广播电视大学政史专业本科文凭;   1997——2000年,于武汉大学法学院就读政治学理论硕士研究生;   2000年,法学硕士李开学被江苏省泰州市外经贸局作为人才引进;   2003年,考上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博士研究生,师从政治学教授浦兴祖;   2003年9月起,参与浦兴祖主持的国家九五社科重点课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制度史》的写作,担任第一卷副主编;   2006年,未按规定在三年之内完成博士论文,延迟一年毕业;   2007年1月,在导师的要求下,退出课题组,专攻博士论文;   2007年3月,博士论文写完1章,参加博士论文预答辩,未获通过,再次延期一年毕业;   2007年秋,博士论文写完3章,再次申请预答辩,预答辩当天临时放弃;   2008年2月21日,参加元宵节聚餐,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师友当中;   2008年3月5日深夜,在复旦大学北区宿舍138号502室,被发现伏在书桌上死亡多日,时年44岁检查电脑发现,近10万字的博士论文初稿已接近完成;   2008年4月4日,遗体在上海宝兴殡仪馆火化;   2008年4月8日,归葬于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县农村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郑明、郭湘、王芳为化名实习生岑苏阳对本文亦有贡献) -----------------------------------------     他已经在这个书桌前坐了五年,五年青灯黄卷,春夏秋冬,撇下父母双亲,撇下未成年的儿子,还有未安顿好的妻子,只身到复旦大学求学三年过去了,未能毕业,四年,五年,他一直想早点离开这里,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谋个职,安好家,接来父母亲儿,一直这样想,这样想现在,他可以走了,却是这样走了,走到一个永远不需要操劳的世界去了          他走得太匆忙,太突然,太急促,以至于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入学的头三年,他数次与“导师”谈论博士论文,但都被“导师”以各种借口推掉,“导师”给他强调的反复是课题、课题,要帮助这位“著名学者”完成已经立项多年,却尚无只言片语的课题、项目至于撰写博士论文,至于按时毕业求职,都是可以“再商量、再考虑”的事情,至于已经写出的论文草稿,都是可以“再琢磨、再修改”的事情 ~~~~~          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尽到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妻子尚在读书,孩子刚上大学,他却没有能力施以援手,只能不断借债,借债为了自己的生活,也为了补贴一点家用,除了读书、写作,他还要出去兼课,赚取廉价的课时费有时,他白天兼课,晚上回宿舍写论文,就这样,一天一天,身体的健康在不知不觉中流失,流失到他自己难以想象的地步          他也知道营养的重要,他也知道复旦大学的食堂恶劣到什么程度,他也想经常到学校外餐馆改善一下生活,但是,他没有这样的能力在上海这样的地方,他每月只能从学校领到270块钱的生活补贴他不知道别的大学的补贴为什么会高一些,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要很节俭,很节俭,节俭到一年总是那身衣服,总是在食堂吃葱油饼~~~~~          临走前不久,他还说,今年一定要毕业,要拿出论文参加答辩他这样说,也想这样做,但是,他就这样走了,走了,悄无声息,默默无闻~~~~~~          2008年3月5日夜,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逝者如斯,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