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

越南与欧盟谈判以降低出口关税

作者:丰孓膀    发布时间:2019-05-01 06:04:00    

布鲁塞尔——拥有耐克(Nike)、李维斯(Levi’s)和飒拉(Zara)等品牌的公司的高管们都来了 上个月,他们来到了这里,聚集在欧洲政府的一间会议室里,就越南与欧洲联盟去年开始的贸易谈判的状态进行公开听证值得一提的是,会场中一个产业占据着主导地位,欧洲品牌成衣联盟(European Branded Clothing Alliance)预订了14个座位,这个行业组织中的成员包括H&M和拉夫·劳伦(Ralph Lauren)几排座位之后,坐着一家纺织品制造商联盟的领导人物 对于服饰和制鞋企业来说,欧盟与越南之间的谈判受到了极为密切的关注部分原因是,西方世界的人们穿着的成衣,很多都是在越南生产的另一个原因是,越南的人口最近达到了9000万由于年轻人在这个国家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快速增长,对服装企业来说,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增长市场 不过,争议最强烈的问题,却在于时尚产业不断推动放宽全球“原产地规则”的做法海关收取关税时,会依靠这样的规则确定商品是在哪里制造的美国的标准比欧洲更严格,因此,在美国与亚洲的谈判中,它也的确是相关议题的一部分时尚产业希望,一个司法区域改变规则,可以对规模巨大的贸易集团之间举行的影响面更广的谈判产生作用 对于从越南进入欧盟的商品,原产地规则可以让价格出现明显上涨 进入欧盟的服装需要承担12%的关税,但如果服装被认为是“越南制造”的,那么关税就只有9.6%(欧盟对包括越南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给予了特别的优惠贸易待遇,以此作为对这些国家提供援助的一种手段)跑鞋和其他运动鞋关税为16.9%,但如果产自越南,就只有13.4% 考虑到贸易额极大,这样的关税差距很快就能造成数百万欧元的差额 但如果服装是用从中国或其他地方进口的织物制做的,那么这些服装就不会被认为是“越南制造”,出口到欧洲时就需要承担更高的关税而进口商和越南都想要降低关税 服装制造商争辩道,现代的贸易政策不应当对企业在不只一个国家制造产品的做法给予惩罚欧洲本土的纺织行业则反对关税的降低 欧盟首席谈判代表毛罗·佩特修尼(Mauro Petriccione)在听证会上表达了强硬的立场他说,“对于什么算是‘原产地产品’,我们有非常坚定的看法尽管我们的政策并非总是那么一贯,但如果说有哪项政策我们必须一贯执行,那就是这项政策” 之后他软化了立场“尽管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很可能会维持坚定的立场,但我想有办法让纺织品的原产地规则对越南更容易接受,或者说更适应对越南贸易的现实,”他又说“不过,我们是在和越南谈判,不是中国,我想这一点必须阐明” 对于越南政府,放松规则有可能提升该国出口,改善该国经济越南驻欧盟大使及该国在贸易谈判中的首席代表范生朱(Pham Sanh Chau)表示,谈判具有最高的“优先级”,还说“我国总理本人十分关注并亲自过问了”可能达成的协议 但很多团体并不主张放松这些规则欧洲成衣及纺织品协会(European Apparel and Textile Confederation)会长弗朗西斯科·马什(Francesco Marchi)在上个月的听证会上说,“我们并不反对贸易,我们想要的是公平的准入” “对我们来说,原产地规则是关键,”他说“它必须要与我们的关税条款相联系” 欧洲一般要求商品发生所谓的“二次转换”(double transformation)才能认为它产自某个特定的区域就成衣而言,第一个步骤,即“转换”,是将纱线织成布;第二次转换则是将布料缝纫成衣物 美国要求“三次转换”,又向前追溯了一步,延伸到了从合成纤维或天然纤维(如棉花)纺织为纱线的转换 越南使用国产布料的工厂很少莲发有限公司(Lien Phat Ltd)的工厂就是一个常见的例子它位于胡志明市东北18英里处宽阔的工业区里,占据着两个铁皮屋顶的巨大机库,雇佣有1000名工人,有四条生产线这家工厂被其他工厂和低收入阶层的住房挤在中间,主要生产女鞋,将欧洲视为最大的出口市场 原料是进口来的“我主要从跨国公司手里拿订单,它们会给我们材料和设计,”莲发公司的老板张氏翠莲(Truong Thi Thuy Lien)说“客户通常都会指定让我们用一些特定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多数都在中国” 张氏翠莲说,“原产地”的问题很重要,但或许对那些把业务外包给这家工厂的大公司更加重要 她说,“我不插手出口的程序,我只管接到订单后交货”,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